语言多样性为何如此重要

更新时间:2019-02-24

客家人有句老话“宁卖厅,不卖音”,就是说宁肯卖了房子,也不能丢掉语言。乡音是祖宗留下的货色,也是身份认同的基础。在湘西南南山牧场一位老乡家,鲍厚星见到一位头缠青巾的老农,老乡告诉他,这位老农是少数民族,说的话别人听不懂。鲍厚星问了良多字的读音,当问到打雷时,老农脱口而出的“括堆”(kuò duī)让他断定,这位老农就是汉族人,而且祖辈是从沅陵迁徙而来的。“除了沅陵,任何汉语其余方言跟少数民族语言雷不读‘堆’duī的。”

诗经宋词中走出的方言

现年83岁的湖南师范大学教养鲍厚星从事方言考核工作已经60多年,一谈起方言便愁眉锁眼起来:“湘南、湘西的乡话土语村村都有不同,有一次咱们在江永县的桃川赶闹子(赶集)听人讲话,穿过一条街花了一个小时。世世代代、祖祖辈辈积累下来,中国的语言丰富极了,是咱们个别假想不到的。”

2月21日恰逢第20个国际母语日,教诲部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、中国结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、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在京举办发布会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个以“掩护语言多样性”为主题的主要永恒性文件——维护与促进世界语言多样性《岳麓宣言》正式宣布。

1983年,鲍厚星到湘西沅陵考察,记下一个佤乡话土词。当地人告知他,“括堆”(kuò duī)是打雷的意思。那么,这个词的来源是什么,为何表现打雷?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鲍厚星在宋代韵书《广韵》《集韵》中找到了依据。《广韵》:“(上雨字头,下追字),雷也。”而kuò一定是一个动词。而同样是在沅陵,lí表示鞋子。鲍厚星说,“所谓lí,就是履,这是诗经时代的语言。”在方言中,残酷的文化遗存时有挖掘,瀚海拾珠的乐趣自不待言。

在构建人类福气奇特体的道路上,以中国千年书院命名首个“保护语言多样性”主题文件无疑极具象征意思。语言多样性为何重要,我国的语言保护有何独到之处,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王中王正版资料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